2019,两极分化的瑞士制表市场

奢侈腕表与入门腕表之间的差距继续扩大。反映在数据上,瑞士钟表整体出口额略有增长,但出口量却急剧下降。随着行业的日益整合,供应商蒙受损失。

2019,两极分化的瑞士制表市场

目前,社会不平等是一个热门话题,法国的罢工和抗议活动持续了数个月之久,相信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的人都深有体会。制表行业亦不例外,金字塔顶端富丽堂皇,而底部已经开始出现裂痕,我们从中也能看到相同的差距。已故的尼古拉斯·G·海耶克曾多次重申:如果没有坚实的工业基础,瑞士制表行业就无法生存。作为瑞士第三大出口行业的救世主,尼古拉斯·G·海耶克以斯沃琪集团天才舵手的身份被人铭记,不太为人所知但同样重要的是他为维持关键生产能力所作的前瞻部署。尼古拉斯·G·海耶克通过兼并收购瑞士两家倒闭的制表企业——ASUAG和SSIH,成立了SMH(斯沃琪集团的前身),使瑞士制表行业走上了复兴之路,接下来二三十年的历程证实了他的英明决断。

然而,尼古拉斯·G·海耶克的箴言似乎已经不再受到重视。十多年来,瑞士钟表的整体产量一直在稳步下降。唯一可以参照的数据,确认自2010年以来出口量减少了800万枚。进一步的分析表明,价格较低的电子表受到重创,同期出口量猛跌1100万枚,机械表只抵消了部分跌幅。今年也不例外,截至2019年10月底,瑞士钟表出口量下降了13.1%至1710万枚,这意味着同期减少了约250万枚。出口量的下降与出口额的小幅增长(+2.7%至169亿瑞郎)形成鲜明对比,而这一增长完全是由高端产品推动的。

简而言之,过去十年来,瑞士钟表产量(基于出口数据)减少了三分之一(2018年为2370万枚),但价值却增加了三分之一(2018年为199亿瑞郎)。石英表生产数量的下降,意味着对外部组件(表壳、表盘等)的需求降低,供应商的工作也会随之减少。力洛克表盘制造公司Metalem的经理Alain Marietta在接受瑞士媒体采访时表示,订单“处于停滞状态”。“我们正陷入迷雾之中,”他坦言,“明年也没有任何消散的迹象。”一些公司被迫裁员,以应对许多业内人士眼中的黯淡商业环境。这类公司很多,但并不是全部。

对于该行业的奢侈巨头来说,2019将是伟大的一年。开云集团(Kering)、爱马仕、历峰集团(Richemont)和路威酩轩集团(LVMH)一帆风顺,在钟表领域取得10%乃至更高的增长。路威酩轩集团以162亿美元收购蒂芙尼的举动,证实了巨头集团的无穷欲望和奢侈行业的整合趋势。这一点在制表行业尤为明显,约15个品牌切走了五分之四的(全球市场)蛋糕。除了天梭表和浪琴表(均属斯沃琪集团所有),其他都是活跃在高端机械领域的品牌。

那么,上述情况的出现,有多少要归因于智能腕表呢?诚然,在智能腕表问世之前,产量就已开始下降。但据IDC称,库比蒂诺科技巨头有望在今年售出2800万枚Apple Watch。这比所有瑞士制表商的总和还要多,而且双方将在几乎半数市场展开正面竞争。当然,高级制表品牌无需为此辗转反侧。毕竟,高级腕表和Apple Watch是使用寿命和吸引力都大相径庭的产品。事实上,数据显示高级腕表的销售依然高涨。但是,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果价值规模进一步下降,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持续不断的损失将使瑞士制表行业结构逐渐失衡。